庆余年之我是范良(庆余年之我是范良飞卢)-飞蓬网
expr

庆余年之我是范良(庆余年之我是范良飞卢)

在电视剧《庆余年》里面,言冰云从背后捅了范闲一剑,并亲口说出:“这就是我的决定。”两人反目成仇,完全出人意料之外,背后肯定不缺少特殊的缘由!

二皇子李承泽派出贴身侍卫谢必安,送上亲笔信,信中毫不避讳,详细交代了李承泽和李云睿为非作歹,恶贯满盈,一旦这些行径大白于天下,南庆必定是满城风雨,天下大乱。

为了平息这场动荡风波,言冰云作为鉴查院的忠诚卫士,时刻宣誓效忠于庆帝,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确保南庆的安宁,二皇子李承泽以此相要挟,极有可能命令他杀掉范闲。

因此,经过夙夜难寐的煎熬折磨,范闲当面问言冰云将作何决定时,言冰云沉默不语,等到谢必安带着一众人马赶到,他悄无声息地在范闲背后捅了一剑,令人错愕不已。

一、范闲延揽门客,树大招风

在原著小说《庆余年》里面,范闲树大招风,经过浴火重生的磨炼,不断成长起来,由此培植树大根深的基础,招揽了一批门客门生,他们的结局也是不尽相同。

杨万里和成佳林都是一尘不染两袖清风的楷模,作为范闲众所周知的亲信,在南庆新任皇帝李承平登基后,他们注定不会受到重用,仕途虽然不畅,但是口碑好评如潮。

侯季常背叛范闲后,被南庆新任皇帝李承平启用,但是范闲从中作梗,他当然知道这是李承平的一种试探,两边的人都得罪了,下场好不到哪儿去。

史阐立一心帮助范闲经营休闲娱乐场所抱月楼,长年浸淫于温柔乡里、富贵场中,油嘴滑舌的功夫肯定是烂熟于心,这样一条活蹦乱跳的泥鳅,在乱世烟尘中往往可以如鱼得水。

郭保坤和郭攸之父子俩,就是为了主角光环而生的,郭攸之失势倒台,郭保坤发配北齐,很快就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。

贺宗伟喜欢掉书袋,数次科举考试名落孙山,不得不给大户人家当门客,先是跟着郭保坤,没有混出个名堂来,后来被庆帝看中一路提拔,成为朝廷大红人,用来制约鉴查院。

最后,贺宗纬被范闲下药毒死,还被泼了一身脏水,这位奴颜媚骨的家伙下场贼惨,他的一生其实很可怜,身世悲悯,科举无路,凭借忠君被重用,却被范闲像拍苍蝇一样拍死了。

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,贺宗纬丝毫不在乎人格尊严,就像“三姓之子”吕布一般,沦为了丧家之犬,一旦落难,便被人痛打落水狗,虎落平阳被犬欺,落魄的凤凰不如鸡。

二、范闲卷入纷争,替母报仇

在原著小说《庆余年》里面,范闲卷入朝堂纷争,为了替母亲叶轻眉报仇,不惜上刀山下火海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时刻出于暴风眼的中心,千钧一发,命悬一线。

然而,范闲身边最亲近的那些人,反而是相安无事,落得一个安稳的结局,这或许就是范闲浴血奋战、浴火重生的福报,他以一己之力扛下了所有,换来了一座温暖的港湾。

范淑宁又名范小花,是范闲的长女,乃丫鬟婢女思思所生,范淑宁长大成人后,找到了一艘飞船,离开了地球,去往了帝国,然后和一位姓怀的男子生下了孩子。

范淑宁还留下了能修炼内功的生物基因,以及霸道功法,开创了白槿王朝,而范闲的儿子范良,则是妻子林婉儿所生,在范淑宁的光环笼罩之下,被思思每天监督练字。

范思辙掉进钱眼里的财迷天赋,被范闲充分挖掘出来,郭保坤和贺宗纬在青楼吊打范思辙之后,范闲将这位财迷弟弟送到了北齐经商做生意。

范思辙在北齐蛰伏下来,苦心孤诣,深耕经营,最终成为了声望显赫、名极一时的财阀,范闲安插在北齐的隐藏势力,被得到了范思辙的特别关照,稳若泰山。

柳如玉是皇亲国戚,他对南庆司南伯范建的爱,格外深沉,宁愿放下身段作妾,也要和范建长相厮守,她不在乎名分,却在乎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原来,范建本是拥有一妻一子,不料在太平别院遇害,范建迎娶了柳如玉续弦,柳如玉进入司南伯府后,尽忠尽责,处处袒护范闲,在范闲辅佐下,柳如玉得以转为正妻,如愿以偿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